首页 > 文化频道 > 人物春秋 > 正文


徐世昌家族的侧影

时间:2018-07-02 11:40:40

[导读]X徐世昌家族的侧影教科书或者史书上面的文字记载,往往是冷冰冰的,没色彩、没感情的。而记忆就不一样啦——记忆是件奇妙的事物。很多很多记忆,它们本身就像是一首长诗。徐柏坚是咱们天津在国内外很有影响的诗人,也是一位看起来极普通、平常不过的男人;他有一份正常的工作,常人一般朝九晚五地伺候着职业;在家里,他也要好好伺候老妈妈和孩子徐来。去他的家里采访,与其说是采访,倒不如说是——聊聊天而已。

徐世昌家族的侧影

教科书或者史书上面的文字记载,往往是冷冰冰的,没色彩、没感情的。而记忆 就不一样啦——记忆是件奇妙的事物。很多很多记忆,它们本身就像是一首长诗。

徐柏坚是咱们天津在国内外很有影响的诗人,也是一位看起来极普通、平常不过的男人;他有一份正常的工作,常人一般朝九晚五地伺候着职业;在家里,他也要好好伺候老妈妈和孩子徐来。

去他的家里采访,与其说是采访,倒不如说是——聊聊天而已。客厅布置的整齐、素雅。没有太多书、画之类的,看起来不像是读书人的居室。当然,柏坚既是诗人,也是读书人,只不过没有把读书人的那种书山书海摆在明处而已。客厅里的几幅老照片,角落里的几本书、册,才让人觉得,这个家庭是有着深深文化底蕴的。

之所以去“采访”他,因为,柏坚姓徐,他的家庭,是徐世昌家的亲戚。这个家族,其远祖可以追溯到明清之际的寿岂堂徐氏家族。而徐世昌,是这个家族最近100年来,最为名高望重的人物。

我这代人是在“文革”之后长大的,那场10年劫难后,很多文化嫩芽才在文化“荒漠”上重新恢复生长。第一次听到徐世昌这名字,竟然是在马三立先生的相声《卖挂票》里,逗哏的马三立先生提到“徐——徐——徐世昌”,捧哏的王凤山先生说:“徐世昌——那是大总统。”由此我们很多人才了解到,民国年间有位大总统,叫做徐世昌。

当然,老天津的老人们是记得他的, 徐世昌生于1855年10月23日。关于他的出生地有两种说法:其中一个说是天津东门里二道街。主要就是来自咱天津民间的传说,有人还能指其出生地点。据说徐世昌是诞生于东门内大刘胡同南口的黄家后院,呵呵,有鼻子有眼儿的啊。

但,另一种说法看来更可靠些,即徐世昌是生于河南卫辉,《徐世昌年谱》称:“咸丰五年乙卯(1855年)九月十三日(农历)辰时生于河南卫辉城内曹营街寓室。”此说较为可靠,柏坚讲述的一些事情,多少支持了这个说法。

求学之路 科举之途

徐世昌家里祖父、父辈都曾在河南做官。徐世昌出生时,他的父亲徐嘉贤年方19岁。徐世昌6岁那年,即咸丰十一年,其父病故。柏坚的奶奶(朱世廉),是徐世昌的侄女。这位老奶奶的大伯朱铁林,是徐世昌的表弟。这位朱铁林,民国初期当过徐世昌的秘书(财政总管),并担任过北京电报总办,金城银行总董。

朱世廉老奶奶的舅老爷,那时在开封,办着私塾学堂。徐世昌就在这个学堂里学了五六年,系统学习了儒家文化。长大后他在河南太康、睢宁当文书和家馆教师。后来又结交了袁世凯,之后便通过科举走入仕途,从此度过他漫长曲折的人生道路。

如今,我们已经很难想象,清朝时候的科举以及科举时代的清朝,是个什么样子。就是在那位“舅老爷”的支持和关照下,在那民间学堂里,徐世昌打下了书画的功底,也踏上了求学之路。

自乾隆初年至清末废科举止,寿岂堂徐氏家族科第绵延不绝,中举人和副贡者18人,中进士者4人。有官知州知县的,有官知府的,有官巡抚、按察使、布政使的。总的看,徐氏家族三世以前以武功著称者为多,四世以后文士鹊起,著述繁富。

但徐世昌给自己家庭,定下了很严的规矩。据可靠资料说,每年八月十五中秋节,别人家吃月饼过节,徐家却有“扣锅”的传统。这一天,全家上下不做饭,不吃主食,体验“吃不上饭”的感觉。这是徐世昌定的规矩,因为他年轻时曾经一度落魄,所以格外珍惜此后得到的生活。即使在他过世十几年之后,徐家后人依旧坚持着这条家规。

今天看来,徐世昌对自己家庭、家族的“定位”是很清楚的:自家不过是大清王朝治下的有文化传承的平民家庭而已,所谓“诗书传家久;寒门出公卿”而已。

柏坚专门提到自己的姑姑朱鸿雁女士,说这位姑姑对于前辈徐世昌的印象是:“低调、平和、大气”。

远离秀才 多交豪杰

柏坚说:徐世昌在发迹之后,曾送给自己的族人一道家训,叫做“远离秀才,多交豪杰”。

1879年他与袁世凯结为盟兄弟,得袁资助北上应试。先中举人,后中进士,授翰林院编修。1897年袁世凯在小站练兵时,成为袁世凯的重要谋士,此后累获擢升。

那时,大清朝已经处在危机时期,山雨欲来,内外交困。作为封建时代的读书人,从小受到的教育是“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而且清朝后期的有志之士,都讲究“经世致用”的实用学风,对于“寻章摘句”的“腐儒”风气,其实是厌恶的。

在各种力量支持下,徐世昌很快走上了“经世致用”之路,1907年东北改设行省,他被任命为钦差大臣,东三省总督兼管三省将军事务。徐世昌多所举措,采取开商埠,借国债,修铁路等一系列措施。并在东北推行新政,以此来抵制日俄对东北的控制。1911年5月,清廷设皇族内阁,徐世昌任协理大臣(内阁里唯一的汉族大臣)。

像徐世昌这样的旧时代末期的读书人,其实并不死板、保守!在东北推行新政之前,1904年,袁世凯创建近代中国警察和制度,保举徐世昌为巡警部尚书,负责京师的治安。徐世昌曾派他的义子,著名的古建筑学家、工艺美术家朱启钤,来天津督修天津劝业场。后办理平民习艺所(天津人称为“习所”,即天津西监的前身)。

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1912年3月,袁世凯继任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1914年5月袁世凯任命徐世昌为国务卿,次年袁世凯公开推行帝制。徐世昌表示反对,坚辞“相国”,批评“志为帝王之人多则国乱”。他以局势难卜求去,退居河南辉县水竹村。1916年3月袁世凯被迫取消帝制,恢复民国年号,起用徐为国务卿。徐在公私两方面为袁世凯尽力。因要求讨袁护国军停战议和遭到拒绝,徐任职仅一月即力荐段祺瑞继任。11月,他以北洋元老资格应邀抵京,先调解黎元洪和段祺瑞之间的权力斗争,后又调解直系首领冯国璋和段祺瑞的矛盾。1918年10月徐世昌经皖系操纵的安福国会选举为总统。他标榜偃武修文,下令对南方停战,次年2月召开南北议和会议,但无结果。1919年五四运动爆发,徐大总统免去了曹汝霖、章宗祥、陆宗舆的职务,以缓和全国舆论的反对。在北洋军阀各派系的斗争中,徐世昌惯以元老身分和居间调和者的角色因势操纵。1922年第一次直奉战争后,直系控制了北京政府,曹锟、吴佩孚逼他去职。他被迫回天津做了寓公,过着诗、书、画三位一体的“隐逸”生活。

因为以上种种缘故,徐世昌被人称为“文治总统”。但那道“远离秀才,多交豪杰”的家训表明,这位“文治总统”很务实,而且“每逢大事不糊涂”。

晚年,日本侵华战争期间,日本人尝试邀他出任伪华北政府职务,徐世昌拒绝参加,保持了民族气节,其爱国之心可见一斑。

军功之家 推崇文明

徐世昌家族的祖上,早就有军功武德之风!

徐世昌所出身的天津名门大户——寿岂堂徐家,老早年间其实是军功之家。据考察,天津徐氏至少有五个宗支,其中以寿岂堂徐氏影响最大,门第之盛为一邑之冠。《续修天津徐氏家谱》载:徐氏世居浙江宁波府鄞县之绕湖桥;这个家族的祖上徐钟麟,是在明末只身北来顺天府(北京)大兴县,其年代不可考,只记“年未及冠”。据称敕封文林郎,晋武功将军,卒后葬京师西便门外白云观之西。二世徐孙森(字玉林),官至山西巡抚。三世徐渊,字源长,官山西巡抚。入赘津门,在这里安家落户,传至十世徐世昌,字菊人,清光绪十二年(1886年)进士,官至军机大臣,

从乾隆初年至清末废科举止,寿岂堂徐氏家族科第绵延不绝,中举人和副贡者18人,中进士者4人。有官知州知县的,有做知府的,有做巡抚、按察使、布政使的。总的看,徐氏家族三世以前以军功著称者为多。

光绪十二年(1886年),徐世昌中进士,三年后,他当上了翰林院编修。这个官职说着好听,但是,徐家既不是大清权贵之家(所以不可能去做什么“帝王师”、入阁啊什么的),他本人也不喜欢以什么辞章学术来名冠天下!

在这一背景下,当袁世凯小站练兵时,有着军功武德家风传承的徐世昌,立马离开那个翰林院,投入老袁的幕府——决心去做些实事儿!袁世凯任命他为参谋营务处总办,倚为左膀右臂。在北洋系统内,他的地位仅次于袁世凯。庚子以后,朝廷亟需办理新政的人才。他在袁世凯的鼎力支持下,历任巡警部尚书和邮传部尚书。日俄战争结束后,大清朝廷在关外设置行省,在老袁和北洋系的全力支持下,徐世昌以军机大臣身份出任第一任东三省总督,为北洋系打下了各方面的底子,从财政方面到人才方面。

就在这个任上,徐世昌命人制作专业级别的东北地图、军事地图等,为维护中国疆域之完整,做出无法估量的贡献!也是在这期间,他重用、提举了曹锟、吴佩孚那样的干才,影响了后来中国的走向。

1905年,徐世昌奉旨入值军机处,年底授军机大臣,署理兵部尚书。次年,又被任命为钦差大臣、东三省总督兼管东三省将军事务,班次位列全国督抚之首。徐世昌督东北期间,东北面貌焕然一新。据晚清重要政治人物载涛(曾经留学法国索米骑兵学校、去西方各国考察过的)说,“自欧考陆军归国,经奉天见马路、电灯、军警无不备具,街市焕然一新,乃宿公署,俨然欧式,益服世昌新政经画,非它省疆吏所及。”

就是徐世昌这代人,大张旗鼓地开启了近代中国北方的——文明建设之路。

一代全才 平和大气

袁世凯死后,北洋系也像传统的中国政治、军事派系一样,内部勾心斗角!官场老手的徐世昌,在与段祺瑞、冯国璋、曹锟等明争暗斗时,虽然有很多不快,但他们毕竟是一代人,还能维持住起码的体面和脸面!但是,等到北洋系新一代的吴佩孚起来做大之后,“面子”就不那么管用了,老辈子人的规矩和“老脸儿”就难以维持啦。而等到比吴佩孚还年轻的一代人起来后,就更加没有规矩和体面了!北洋系就此涣散。

而老徐——凭着他的直觉和人生经验,早早地,就选择了退出——退出这种没有了规矩、越来越不讲体面的游戏,他毕竟是传统教育熏陶出来的、讲究脸面的读书人啊!

退居天津的徐世昌,做起了文人雅士。

徐世昌与其兄弟徐世章,是天津印刷史上最后坚持雕版印刷的名宿!徐世昌1929年刻印《晚清簃诗汇》(200卷)、1939年刻印《清儒学案》(208卷),还有《新元史》(257卷),至今留存于北京,对印刷史做出重大贡献。

徐世昌也算是一代全才,晚年他与林琴南、严范孙、赵湘帆、华世奎等名士组成“晚清簃诗社”。由于历史的原因,多年来徐世昌在中国画坛的地位始终未被世人关注与认可。而事实是,此人不但是名副其实的书画家,也是近代中国画学研究会的“后台老板”、京津画派的开拓人。

他的书法多为行、草体,名重一时,在津门各殿堂里多有其墨迹。如天津老字号“正兴德茶庄”、“成兴茶庄”、“直隶书局”等匾额均出自他的手笔。1919~1926年,徐世昌将其书法作品汇集成《水竹邨人临帖》3册、《石门山临图帖》1册,刊印发行。他的书法大宗为对联,其余为条幅、册页之类。

“经世致用”的务实作风,“低调、平和、大气”的教训,后来影响着整个徐氏家族。这个家族的人们,也随着几十年中国社会的变迁而沉浮。

每年清明,在淅沥沥的雨中,(现在生活在天津的)这个家族的很多成员,都会来到徐世昌的故居前(和平区新华南路255号),默默地站会儿,瞻仰一番……1939年春,徐世昌患膀胱炎,医生建议到北京治疗,但他怕被日本人劫持利用,坚持不去,就在这里病逝。

柏坚家庭这一支,是整个徐氏家族里排行老大的一支。柏坚的姑奶奶徐秋云参加革命,与丈夫金士端一起,曾在中南局工作;柏坚的姑姑姑父也参加了革命,1949年是曾随第三野战军南下,后来,他们回到了天津,在石化系统工作,直到1991年退休。

柏坚的父亲,则跟随着金士端一家辗转,后来在天津落户。当年福安大街莲宗寺旁某一间普通的民居,就是柏坚父母在上世纪60年代末,成家的地方,徐柏坚也是在这附近的南开医院出生。

写了这些文字之后,感觉,我从柏坚这里了解到的、看到的,仅仅是一个传统读书人世家的——侧影。100多年来,这个家族恪守着“诗书传家”““经世致用”“修齐治平”的古训,亦文亦武,随世道沉浮。这大概就是传统中国家庭、家族的一个特色吧,家族里除去少数人成名成家之外,其中的大多数人,只是“低调、平和、大气”地做人处事。他们甘愿——做着平凡的、沉默的、贤良的大多数。

文/李玮

编辑:zmh

关键字:徐世昌袁世凯天津家族这个徐氏家族柏坚中国寿岂堂侧影

声明:网上天津登载此文出于传送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网友参考,如有侵权,请与本站客服联系。信息纠错: QQ:9528213;1482795735 E-MAIL:1482795735@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