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频道 > 历史 > 正文


宋徽宗将《千里江山图》送给蔡京在暗示什么?

时间:2019-07-11 10:50:55   来源:搜狐

[导读]在中国古代,皇帝赐画给大臣无疑是一种恩典。而在宋朝,观画、赐画更是一种隆重的宫廷仪式,徽宗时代尤为盛行。这种仪式性的活动,显然具有政治功能。通过书画的集体欣赏和赏赐,君臣之间形成某种默契和共识,这才是真正要达到的效果。政和二年(1112年),蔡京第三次出任宰相。徽宗对其在位期间长期担任宰相、推行新政的蔡京原本十分信任,但由于受到旧党批评和弹劾的压力,他曾两度免去蔡京的职位。

在中国古代,皇帝赐画给大臣无疑是一种恩典。而在宋朝,观画、赐画更是一种隆重的宫廷仪式,徽宗时代尤为盛行。这种仪式性的活动,显然具有政治功能。通过书画的集体欣赏和赏赐,君臣之间形成某种默契和共识,这才是真正要达到的效果。

政和二年(1112年),蔡京第三次出任宰相。徽宗对其在位期间长期担任宰相、推行新政的蔡京原本十分信任,但由于受到旧党批评和弹劾的压力,他曾两度免去蔡京的职位。蔡京于政和二年复职,不久,徽宗在宫内太清楼赐宴,蔡京为此写有《太清楼侍宴记》。第二年,徽宗将《千里江山图》赐予蔡京。蔡京在卷后写下一段跋文:“政和三年闰四月一日赐。希孟年十八岁,昔在画学为生徒,召入禁中文书库,数以画献,未甚工。上知其性可教,遂诲谕之,亲授其法,不逾半岁,乃以此图进。上嘉之,因以赐臣京,谓‘天下士在作之而已’。”最后一句非常关键,它关系到如何来解读这幅中国绘画史上的鸿篇巨制。

跋文中称此图是宫廷画家希孟所绘,此人未见诸史籍。像同一时代《清明上河图》的作者张择端一样,我们仅从画后跋文知道其名。五六百年后,有书画著录称“有王希孟者”,随后大家都延续此说。

且说徽宗皇帝看过这幅长卷后,做了一个看似随意,却很可能是深思熟虑的决定——将它赐给宰相蔡京。赐画的同时,徽宗还对蔡京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天下士在作之而已。”“天下士”,典故出自《史记·鲁仲连邹阳列传》中新垣衍的话:“始以先生为庸人,吾乃今日知先生为天下之士也。”大意是说,他这才知道鲁仲连是天下杰出的高士。后遂以“天下士”指才德非凡之士。宋徽宗说“天下士在作之而已”,就事论事,是对王希孟及其绘画才能的褒奖,说他坚持不懈地去做,终于修成正果。但考虑到具体的历史语境,一位皇帝对当朝宰相说这番话,是否会别有深意?

这段跋文里的故事属于宫中秘闻,应该是徽宗亲口对蔡京说的。他说王希孟数次献画,都没有被看中,最后在自己的指导和授意下,终于完成了这幅杰作。这是否也有对蔡京仕途命运的暗示呢?蔡京虽然几次被撤职,但最終还是得到皇上的重用,完成新政大业。

将跋文放到这一特定语境中来理解,最后一句“谓‘天下士在作之而已’”的言外之意,就昭然若揭了。那就是说,才能非凡之人,只要坚持不懈、始终不变地去做就行了。王希孟如此,蔡太师有着非凡的才能,何妨不也如此?当然,蔡京也必须按照皇上的“诲谕”去做。

蔡京此前不久复职,第三次被委以经国之重任,对此当然心领神会。他在画卷上写下跋文正是在表示:只要得到皇上的器重和提携,他也会像王希孟一样,不计较挫折,坚持不懈,辅佐皇上,治理国家。正是由于君臣之间的这种交流与默契,徽宗与蔡京的关系才显得非同寻常。

徽宗赐给蔡京《千里江山图》,恐怕不仅因为这幅画是由一位经历特殊的画家绘制,可以借题发挥,更重要的缘故,还在于这幅画本身的主题和形式。《千里江山图》的主题其实十分明显。所谓山水,大都是“理想的山水”,如“仙境山水”“隐居山水”等。北宋画坛有两种山水模式对后世产生深远的影响,一是宫廷绘画中的“江山图”,一是文人绘画中的“云山图”。“江山”一词,不只是一个地理学的概念,它常常用来借代“国家”,因而具有文化学和政治学上的内涵。

“江山图”中最主要的隐喻当属对主峰大山的描绘。北宋中期的郭熙在《林泉高致》里说:“大山堂堂为众山之主,所以分布以次冈阜林壑,为远近大小之宗主也。其象若大君赫然当阳,而百辟奔走朝会,无偃蹇背却之势也。”对照《千里江山图》,画面上的山水布局与文献里的画理完全一致。图中的主峰一目了然。那座最高的大山顶天立地,仿佛是君主。其他略低的山峰或簇拥左右,或遥相呼应,连绵不断,仿佛是各级官吏依次排列,共同构成了国家行政秩序的象征图像。

《千里江山图》宏大的场面,完全符合所谓“丰亨豫大”的观念。这是蔡京当权之初,根据《周易》学说提出的治国方略,即通过扩大政府开支,刺激经济增长,促进社会繁荣。徽宗经常借助种种“祥瑞”的征兆,显示“丰亨豫大”的时代已经来临。

可以这样说,《千里江山图》虽然由王希孟执笔,却是徽宗宫廷画院教育的成果,体现了徽宗的美学追求和政治理念。他把这幅画赐给蔡京,或许也是希望蔡京继续为朝廷效力,去巩固和拓展大宋的基业,去创造一幅“现实版”的《千里江山图》。

此画几经流转,到了清代,入乾隆内府。乾隆皇帝在长卷前端的画面上题写七律一首:“江山千里望无垠,元气淋漓运以神。北宋院诚鲜二本,三唐法总弗多皴。可惊当世王和赵,已讶一堂君若臣。易不自思作人者,尔时调鼎作何人。”

诗的前面六句是对画作的夸赞,后两句却耐人寻味。“易”字应该是乾隆的笔误,应为“曷”字。“曷”的意思是“怎么,为什么”。“作人者”,见孔颖达疏《诗经》“周王寿考,遐不作人”云:“作人者,变旧造新之辞。”后称任用和造就人才为“作人”;这里当是指徽宗。“调鼎”原指烹调食物,喻任宰相治理国家;这里当是指蔡京。这两句的意思是:培养和造就了王希孟这样人才的徽宗,为什么不反思一下,当时何以会任用蔡京那样的人来担任宰相治理国家?乾隆看了《千里江山图》以及卷后蔡京的跋文,十分感慨。他联想到自己的帝王身份,意欲从徽宗君臣那里吸取历史教训。仅就这两句而言,他的确是窥见了这幅旷世杰作背后的秘密。

编辑:zmh

关键字:故事传记王希孟江山宫廷国家作人政和跋文山水下士蔡京蔡京徽宗王希孟天下士跋文

声明:网上天津登载此文出于传送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网友参考,如有侵权,请与本站客服联系。信息纠错: QQ:9528213;1482795735 E-MAIL:1482795735@qq.com